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邦克山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邦克山战役
美国独立战争的一部分
AttackBunkerHill.jpg
1783年绘画的邦克山战役,可见查尔斯镇大火,以及民兵建设的防御阵地。
日期1775年6月17日
地点42°22′34.9″N 71°3′38.8″W / 42.376361°N 71.060778°W / 42.376361; -71.060778坐标42°22′34.9″N 71°3′38.8″W / 42.376361°N 71.060778°W / 42.376361; -71.060778
结果 英军惨胜
参战方
英国 英国 美国 新英格兰殖民地民兵
指挥官与领导者
威廉·豪
罗拔·皮各(Robert Pigot)
约翰·皮特凯恩(John Pitcairn)
克林顿
塞缪尔·格雷夫斯(Samuel Graves)
以色列·普特南
威廉·普雷斯科特(William Prescott)
约瑟·瓦伦
约翰·史塔克(John Stark)
兵力
超过3,000人 约2,400人
伤亡与损失
226人阵亡
828人受伤
115人阵亡
305人受伤
30人被俘
参战人数资料来源:[1]

邦克山战役(英语:Battle of Bunker Hill)或译碉堡山战役,亦称布里德山战役Battle of Breed's Hill),是美国独立战争波士顿之围期间的一场军事冲突,发生于1775年6月17日查尔斯镇北部山地。

列星顿和康科德战役后,英国军队全数撤回波士顿城内,使到北面的查尔斯镇地峡变为无人地带,而南方的多彻斯特高地又可能陷入民兵手中。5月底,英国军队试图突破包围,开始筹备多彻斯特的军事行动。6月17日,英国军队发现叛逆民兵登上查尔斯镇山地,建造防御工事,于是派军前往攻击。虽然民兵本身准备不足,指挥上亦多有混乱之处;但是英国军队却因为轻敌及战术失误,使到首两波的攻击均遭受民兵的重创而瓦解,待第三波攻击,英国军队才成功夺取布里德山,而民兵则经由邦克山撤走。由于英国军队折损严重,无法发动新一波攻势,使得波士顿战事陷入僵局。

背景及英军突围计划[编辑]

1775年4月,列星顿和康科德战役爆发。英军从康科德撤退后,取道查尔斯镇,再乘渡船返抵南面的波士顿市。当时马萨诸塞湾殖民地总督兼北美英军总司令托马士·盖奇(Thomas Gage),曾派新力军到查尔斯镇北部山地建设堡垒,但最后又取消计划,并将全部军队调返波士顿,使查尔斯镇变成无人地带。

与此同时,民兵开始包围波士顿。波士顿的地形本身难以防守,受到南北两面制肘:查尔斯镇在波士顿北方,与市中心仅一河之隔,市镇背后分别是布里德山(Breed's Hill)及更高的邦克山。两座山与波士顿市内的科柏山(Copp's Hill)遥相对望。至于南面则有一道狭窄陆桥通往南方洛斯贝利(Roxbury),而洛斯贝利东方则为多彻斯特高地(Dorchester Heights)。多彻斯特高地可俯视波士顿,只要民兵在上方安装火炮,则整个波士顿港口的舰只均可受到攻击。

在5月的围城期间,盖奇只能等待英军的援军由海路抵达,未有大规模军事行动,仅在切尔西湾战斗后于科柏山加设火炮。5月底,第五代豪子爵威廉·豪克林顿伯戈因(John Burgoyne)三人抵达波士顿,而援军也先后抵埗。然而盖奇的军事准备一直不足,令克林顿及伯戈因颇为不满。英军既欠缺准确地图,又无从得悉民兵计划。在两人催促下,盖奇在6月12日召开军事会议,定于6月18日进攻多彻斯特高地,在该处建设堡垒,再进攻山下的洛斯贝利。攻陷洛斯贝利后,豪会带大军进攻查尔斯镇高地,然后进攻或包抄民兵大本营剑桥。同样在6月12日,盖奇听从伯戈因建议,实施戒严,并命人代笔撰写公告。代笔者在公告中措辞强硬挑衅。[2]

民兵战术决策与“邦克山”防御计划[编辑]

围城开始之初,马萨诸塞议会一直担心英军会从海路直接进攻剑桥,或从侧翼包抄洛斯贝利,故此加紧于两地建设防御工事。然而民兵内部对围城下一步的行动,却有严重分歧。以色列·普特南威廉·普雷斯科特(William Prescott)两位民兵领袖,力主优先派军到邦克山建设堡垒。首先,民兵没有远程火炮,就算占领多彻斯特高地,也无法轰击波士顿,而邦克山则有地利之便。第二,邦克山与波士顿对望,可引诱英军进攻,减轻南面战线的压力。然而民兵总司令亚提马斯·华德(Artemas Ward)却反对此计划,指民兵欠缺武器、人力及组织,就算建造堡垒也无法防守,并获约瑟·瓦伦附议。议会最终决议等待人力补给充足,才派军到多彻斯特高地及邦克山。[3]

不过,普雷斯科特对此却极为不满,决定独自行动。5月13日,普雷斯科特带了一批康涅狄格民兵私自出发,在英军军舰及波士顿瞭望台的监视下,操兵登上邦克山,然后经布里德山进入查尔斯镇,更在海边面向英军炮舰巡游。三等护卫舰森麻实号只因未受民兵攻击,亦没有获得上级指令,才没有开炮。[4]

6月12日,民兵领袖先收阅盖奇措辞强硬的公告,再从线报得悉英军即将在多彻斯特及邦克山有所动作。15日民兵召开会议,决定同时派兵到两地防守。华德为保存剑桥军力,起初只派普特南带兵到邦克山,普雷斯科特在16日才受命一同出动。这使前往邦克山的军队人数不足。[5]

6月16日傍晚,普雷斯科特带兵前剑桥,并与普特南会合后召开军事会议。会议的详细内容已不得而知,但会后普雷斯科特决定带一队民兵到布里德山,认为该处更适合建造堡垒;至于普特南则命下属带兵到邦克山建造,自己留在剑桥。普雷斯科特的决定最终引致战事爆发。[6]

战事前奏及双方准备[编辑]

邦克山战役双方的战斗序列。

6月17日半夜,普雷斯科特的民兵开始在布里德山挖掘,并尽量保持隐密。在破晓之前,英军都没有动作,使普雷斯科特以为行动未被发现;事实上当晚克林顿在巡哨时,早已看到民兵在布里德山,赶忙要求盖奇准备出兵;而不少英军哨兵也看到民兵活动。然而盖奇却下令在日出后先侦察民兵阵势,才派兵出动。清晨4时,英国军舰活力号(Lively)发现民兵在山上活动,并开火炮击,使民兵一度停工。炮声使波士顿周边地区居民惊醒,但海军中将塞缪尔·格雷夫斯(Samuel Graves)却下令活力号停火,而民兵又再复工。[7]

随着天色渐白,普雷斯科特才惊觉自己身陷险境。布里德山被英国军舰包围,且盖奇不久下令全部军舰以及科柏山火炮开炮,使民兵饱受压力(纵然布里德山因地势较高,大部分炮弹均无法命中);另外,山丘的北面及西面滩头毫无防御,英军可从该处绕过布里德山堡垒,再从后包抄民兵;第三,民兵的体力已经耗尽,而且士气极差。当活力号开火时,有一位民兵被炮弹击中身亡,普雷斯科特下令不作祈祷,即时埋葬尸体并继续挖掘,但民兵竟然抗命,有部分更不满而离队。[8]

与此同时,波士顿已可清楚看到民兵正在施工。克林顿再次召开军事会议,派人叫醒其他将官。克林顿要求即时出兵,但召集军兵舰只需时,而下次潮涨要到下午3时出现,且按照远征程序,全部士兵都要准备毛毯及粮食等物资,煮食收拾均需时间,行动一再延迟。[9]

民兵虽因英军延误而获得宝贵时间,却遇上种种问题。由于军心散涣,普雷斯科特被迫派人到剑桥求援。较早前普特南被活力号的炮声吵醒,自己快马前往邦克山了解情况,再回马到剑桥要求华德增援。华德先派出约翰·史塔克(John Stark)的新罕布什尔民兵,而普特南则指挥另一批带有火炮的民兵出发。史塔克的民兵因装备不足而多番延误;至于普特南抵达布里德山后,派自己的新兵接替普雷斯科特,到布里德山北面滩头建设简陋篱笆及障碍物,结果普雷斯科特的部队顺势自行解散,进一步削弱军力。不久华德收到普雷斯科特派出的求援信使,虽然他对普雷斯科特抗命行事极为愤怒,议最终仍决定再援军,瓦伦医生也亲自指挥一批步兵出发。不过,民兵的指挥及行军极为混乱,部分民兵行至地峡及邦克山,便拒绝继续前进。[10]

此时已是中午时分,英军开始上船离开波士顿,并前往查尔斯镇半岛东南面的摩顿山(Moulton's Hill)登陆集合。多番扰攘后,民兵勉强作出部署。康涅狄格的民兵负责山边及海滩的篱笆防线,其他人则留守山上。下午2时豪的先头部队从摩顿山出发,但看到布里德山上的民兵增援而停止前进,等待后方援军,顺道午饭。这使史塔克的民兵及时赶抵前线,并填补海滩防线的缺口。为免浪费弹药,各民兵领袖都下令只可在近距射击。[11]

战斗[编辑]

下午3时,豪带领步兵出发,主力攻击海滩防线;罗拔·皮各(Robert Pigot)的5个步兵军团及1队海军陆战队在查尔斯镇登陆,佯攻布里德山阵地;格雷夫斯则派军舰炮击查尔斯,使全市大火,试图打击民兵狙击手。豪的部队行至海滩篱笆之外,遭到史塔克的新罕布什尔民兵迎头攻击,伤亡惨重而被迫后撤。至于皮各的部队既受到狙击手攻击,又看到豪的部队后退,也提早后撤。[12]

首波攻击失败后,英军稍作重组,再次出动。这次皮各的步兵正面攻打布里德山阵地,而豪的步兵则改为攻打山边篱笆。结果两支英军再次遭到民兵近距猛烈射击,且死伤比第一次更为严重,只好再次撤退,并将部分伤兵运返波士顿。克林顿在对岸看到英军两次败阵,未等豪派人求援,即时组织援军出发,并说服部分伤兵再次出阵。[13]

再次组织后,英军发动第三波进攻,集中军力抢攻布里德山,而只佯攻篱笆防线。此时民兵的弹药几近耗尽,但起初仍造成大量英军伤亡,当中海军陆战队指挥官约翰·皮特凯恩(John Pitcairn)少校更因此战死。不过,当民兵用尽弹药而被迫接战时,形势即时逆转。英军步兵全部装有刺刀,但民兵的火枪却大多无此装备。不久山上民兵被迫后撤,而瓦伦在撤退期间遭英军击杀。当时民兵有被英军包围之虞,幸亏篱笆民兵及时掩护,大部分民兵都可安全退回邦克山。普特南原本想在邦克山集结民兵,但指令尚未传达,部队早已逃离查尔斯镇地峡,遗下火炮及挖掘工具于邦克山上。傍晚英军完全控制查尔斯镇半岛。[14]

战后影响[编辑]

1786年,瓦伦家族的画家描绘邦克山战役瓦伦医生(白衣者)战死一刻。画中同时描绘了英国陆战队领袖皮特凯恩,在英国军旗之下及其士兵怀中死去。

英军虽在邦克山战役取得战术胜利,夺取了波士顿对岸的查尔斯镇险要,却付出沉重代价。英军一共有226人阵亡(19名军官),828名士兵受伤(62名军官),是整场独立战争中伤亡人数最多的战斗。由于伤亡过多,豪否决了克林顿的提议,没有即时进攻剑桥。至于民兵虽然落败,但伤亡较少,继续包围波士顿,战事因此陷入僵持。[15]

邦克山战役对交战双方的战力评估有重要影响。在此以前,英军一直视民兵为乌合之众,在准备上多有轻敌之处:盖奇延误战机至日出以后,豪下令士兵正面攻击民兵防线,就连提出迂回包抄方案的克林顿,一样认为英军可轻易击溃民兵,结果反而遭到民兵重创。此后英军不再轻视民兵战力,开始认真看待。相对之下,民兵一方却对自身的混乱与幼稚表现耿耿于怀,整支部队完全缺乏有效指挥。议会原意是增防邦克山,但普雷斯科特竟在未有任何地形视察下,带兵到布里德山,使民兵几乎陷入绝境;民兵的增援也充斥各种混乱及退缩,致使援军一再延误,部分更留在邦克山上拒绝增援;新罕布什尔及康涅狄格的援军虽然立下战功,实际上却是各自为战。战后马萨诸塞议会虽军法审判了多名军官,而正前往波士顿赴任大陆军总司令的华盛顿,上任后也尝试作出改革,但其效果起初仍然有限。[16]

邦克山战役也使英军出现人事变动。盖奇的战争报告送抵伦敦不久,其人便因数月以来的军事失误,而被免去所有北美职务。北美英军总司令在10月由豪接任。[17]然而英军的指挥冲突也日渐浮现。进取的克林顿在邦克山已与盖奇及豪相左,仅因军衔较低才予以服从。后来克林顿与康沃利斯的矛盾,便使英军行动欠缺协调。

最后,邦克山战役也使殖民地与英国国会关系进一步恶化。民兵原希望重演列星顿和康科德战役后的舆论攻势,但民兵的报告却晚于盖奇的官方报告送抵伦敦。8月23日,乔治三世发布平叛诏书(Proclamation of Rebellion),宣布北美全部殖民地处于叛乱状态,而必须倾国之力镇压,殖民地与英国修好的最后机会就此消逝。9月民兵开始远征加拿大,而南方战场也同时展开。英国也开始争取南方保皇党的支持,并计划雇用佣兵协助。[18]

命名歧异、争议与战事纪念[编辑]

邦克山纪念碑。摄于2009年。

邦克山战役引发不少命名歧异与争议。邦克山起初的英文命名有后缀s,是一座以人物为名的山丘。1634年一个英国移民佐治·邦克(George Bunker)获授予查尔斯镇该幅山地,邦克山(Bunker's Hill)也因此为名。[19]

然而,“邦克山”并非查尔斯半岛中央山地的惟一名称。波士顿的本地人有称之为“罗素牧地”(Russel's Pasture)、“格连牧地”(Green's Pasture)及“布里德牧地”(Breed's Pasture),而英国地图则称之为“格连山”(Green's Hill)。当马萨诸塞安全委员会讨论设防山地时,华德将军自己使用的字眼是“查尔斯镇山地”(Charlestown Hill)。纵然议会最终明言是要派兵到“邦克山”,但华德在战后的报告却以“查尔斯镇山地战役”为名。战役结束后,英军在1775年6月绘画的地图,更误将邦克山及布里德山的地名掉乱,且把普雷斯科特坚守的山丘写为Bunkers Hill,未有后缀。至于英国报章的报导,则只称为The battle of Bunker Hill, near Charlestown, in New England(新英格兰查尔斯镇附近的Bunker Hill战役)。由于Bunker(s)一词本身有“碉堡”之意,且战事又集中在英军进攻民兵堡垒,“碉堡山”的歧义就此出现。[20]

要到1816年,独立战争将军詹姆斯·威尔金森(James Wilkinson)才首次将战事写为“布里德山战役”(Battle of Breed's Hill),以求准确。然而“布里德山战役”本身又有所不足。事缘“布里德山”一词在1775年前从未出现于任何官方文件之上,史塔克的民兵防线又在“邦克山”的山脚。更何况英军在民兵撤退时又的确攻陷了“邦克山”,且占据全部“查尔斯镇山地”亦是英军的突围目标,只是普雷斯科特将堡垒推前建造,才迫使英军回应,将攻打多彻斯特高地改为进攻查尔斯镇。年月过去,各种命名歧异业已定型。[21]

殖民地起初视邦克山战役为落败,亦以指挥混乱为耻,一直没有加以纪念。[22]要到美国独立后,邦克山战役才被重新发掘。1825年6月17日,拉斐特侯爵在布里德山奠下邦克山纪念碑基石,并由美国国务卿丹尼尔·韦珀斯特主持仪式。[23]拉斐特死后,其子更特意用邦克山的泥土为其盖棺埋葬。邦克山纪念碑目前是自由之路的终点,而一座纪念博物馆则在2007年开幕,坐落于纪念碑对街。 沙福克县萨默维尔将每年6月17日定为“邦克山日”,为法定假期。战役的100周年、150周年及200周年纪念日,波士顿均有大型纪念活动。

美国海军一共有三艘军舰以碉堡山为名,纪念是次战役,包括一艘扫雷舰、一艘航空母舰CV-17)及一艘导弹巡洋舰(CG-52)。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综合Chidsey 1996,第90, 104, 122页,Frothingham 1851,第136-137, 140, 148, 190, 191, 194页
  2. ^ Brooks 1999,第119页,French 1911,第249页,Ketchum 1999,第41-46页
  3. ^ Ketchum 1999,第78页
  4. ^ Ketchum 1999,第78-79页
  5. ^ Ketchum 1999,第47, 74-75, 78-83页
  6. ^ Frothingham 1851,第122-124页
  7. ^ Brooks 1999,第127页,Frothingham 1851,第135页,Ketchum 1999,第114-117页
  8. ^ Brooks 1999,第127页,Chidsey 1996,第84页,Ketchum 1999,第115页
  9. ^ Ketchum 1999,第120-123页
  10. ^ Chidsey 1996,第93页,Frothingham 1851,第133, 136页,Ketchum 1999,第130-133, 143, 147页
  11. ^ Ketchum 1999,第143, 151-153页
  12. ^ Ketchum 1999,第151-153页,Frothingham 1851,第141-142, 160页
  13. ^ Ketchum 1999,第161-166页,Frothingham 1851,第146页
  14. ^ Chidsey 1996,第99页,Ketchum 1999,第181页,Frothingham 1851,第150-151页
  15. ^ Brooks 1999,第183-184, 237页,Frothingham 1851,第152-153页
  16. ^ French 1911,第274-276页,Frothingham 1851,第123-124, 153-156页
  17. ^ Ketchum 1999,第213-214页
  18. ^ Ketchum 1999,第208-211页
  19. ^ Reaney & Wilson 1991,第505页
  20. ^ Brooks 1999,第181页,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英军邦克山地图
  21. ^ Brooks 1999,第181页
  22. ^ Ketchum 1999,第208-209页
  23. ^ Hayward 1999,第322页

参考资料[编辑]

  • Chidsey, Donald Barr, The Siege of Boston: An on-the-scene Account of the Beginning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New York: Crown, 1966, OCLC 890813 (英语) 
  • French, Allen, The Siege of Boston, McMillan, 1911, OCLC 3927532 (英语) 
  • Frothingham, Jr, Richard, History of the Siege of Boston and of the Battles of Lexington, Concord, and Bunker Hill, Little and Brown, 1851, OCLC 221368703 (英语) 
  • Hayward, John, A Gazetteer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Self Published, 1854, OCLC 68756962 (英语) 
  • Ketchum, Richard M, Decisive Day: The Battle for Bunker Hill, Macmillan, 1999, ISBN 978-0-8050-6099-7 (英语) 
  • Reaney, Percy Hide; Wilson, Richard Middlewood, Dictionary of British Surnames, Routledge, 1991, ISBN 0-415-05737-X (英语) 

延伸阅读[编辑]